一月初的冬天在日本當然要去泡溫泉,老實說ㄟ潤以前並不愛泡溫泉,但自從幾年前和姐姐去過北海道之後,就很喜歡日本的溫泉,那種一面仰頭迎著雪、一面浸身於熱呼呼的溫泉中,那樣的舒適愜意實在是大享受啊~~ 而箱根是東京非常著名的溫泉勝地,風景更是美不勝收,而且一年四季都有不同風貌,又是觀看富士山的絕佳所在,小姑就為我們安排了兩天一夜的箱根溫泉之旅,唯一討厭的是周末假日人潮多得可怕,建議想去的捧友盡量周間去喔~~)

 

從東京往返箱根最經濟實惠的旅遊方式就是箱根/ Hakone Frerpass”,兩天一夜5000日幣,三天兩夜5500日幣,包含新宿小田急線來回+無限次數自由搭乘箱根地區7種交通工具,包含箱根登山鐵道、巴士、纜車、空中纜車、海賊觀光船、小田及箱根高速巴士和沼津東海巴士。

另外,也可以加價選擇較新,座位較舒適而且對號入座的 浪漫特快/ Romancecar”新宿小田原/箱根湯本站成人單程是870日幣

我們並不在意是不是對號入座,也不介意座位比較狹小(就像是復興號火車那種座位),而且到了箱根還是得換坐其他交通工具,當然就選擇 "Hakone Frepass" 囉!

 

下榻的旅館環翠樓” (晚點再介紹) 在塔之澤站,對面有一個小財神廟,ㄟ潤本以為所謂的『錢洗』只是一種形容詞不是真的要洗錢,結果小姑說日本的財神廟是真的要把錢包裡的錢洗乾淨求財運的,她同學有次到財神廟不只把錢包裡的錢洗了,連整個皮夾都給丟下去洗呢,看來還是台灣比較聰明,向財神爺借發財金方便多了!!

 

看見婆婆和小姑的笑容就忍不住按下快門

 

我們把行李卸下後就先往宮之下站的渡邊紅酒燴牛腩法式麵包前進,許多旅遊書都有這間麵包店,,在『黃金傳說-箱根24hr』裡也有介紹喔!店裡只有四張兩人坐的位子,很多明星藝人都有在牆上簽名,ㄟ潤當然一個都不認識囉

 

麵包很香,外皮又酥又脆,裏頭卻非常濕潤,我們吃得很過癮根本管不了一桌子的碎削,不過牛肉有點少就是了

 

路上可愛的老伯伯

 

箱根特有的手工藝品: 寄木細工

寄木細工是從江戶時代末期開始的工藝,師傅挑選各種天然有色木材,按木材原本的色澤與紋路,將木材刨成薄薄一片,再細細拼製黏貼於器皿、明信片或飾品上,每一個都看起來無比精緻! 尤其是要10多道卡榫才能打開的秘密箱~ 但我沒甚麼不可告人的祕密,而且以我的記性就算把東西放進去,自己也絕對會忘記怎麼打開還是買些正常的紀念品好了

結帳時我婆婆問老闆娘有沒有折扣,ㄟ潤本以為這位氣質很好的老闆娘會客氣地回絕,沒想到老闆娘猶豫低估了幾秒之後竟然答應了~~ ㄟ潤同樣也用無辜的雙眼外加一句:discount “kurasai”(日文)~~請老闆娘幫我打折,哈哈 (結果強羅站旁的紀念品專賣店的珠寶盒竟然賣的比打折過後的還要便宜.... 幸好婆婆聰明!有殺價!讓我們少虧一些~)

 

大湧谷站是觀賞富士山的最佳地點,但第一天雲氣有點重拍起來並不是很明顯

 

第二天光線充足,從空中纜車上就能看到像是淋上鮮奶油般的富士山,大家都說富士山很嬌羞,常常拿雲霧遮面,看來她這兩天心情不錯呢~~我們好幸運!

 

從桃源台站搭海賊觀光船(這觀光船好像跟那個很紅的海賊王沒有關係)可以遊覽蘆之湖的美景,這是紀元前箱跟火山爆發形成的美麗湖泊

 

但是湖上的狂風真是要人命哪~~ 看的出來我們是硬擠笑容出來的嗎?!

 

快抵達箱根町港時也可以看到富士山

 

我們跳過箱根觀所直接從箱根杉林道漫步到元箱根港站,箱根杉木道是江戶初期修建由小田原穿越箱根嶺往三島的古道,兩旁鬱鬱蔥蔥的杉木夏天為旅人遮蔽豔陽,冬日為旅人抵擋寒風,是連接關東和關西的必經之路,據說當初篤姬嫁到德川家時就是經由這條古道從鹿兒島抵達江戶城的喔~~

 

 

 

杉林古道靠近元箱根港站的富士山

 

從元箱根港站改搭乘登山巴士到甘酒茶屋,巴士站就在甘酒茶屋前很方便,甘酒茶屋是江戶時期就有的古蹟建築,那時候的舊街道上有許多像這樣的茶屋讓旅人喝茶休憩,隨著科技逐漸發達交通越來越方便,茶屋逐漸式微,甘酒茶屋是現今剩下的唯一茶屋

 

甘酒茶屋也是保存原始風貌,不過多了熱水壺和暖爐

 

東京市區沒有像這樣子的食物,所以小姑也不太知道甚麼是甚麼,我們就看圖和別桌的參考

 


茶屋內的擺飾都保留當時的原貌,走進茶屋彷彿自己也是江戶時代的旅人那樣感到暖和




這就是所謂的甘酒,喝起來有很濃的米香,很像酒釀,但沒有台灣酒釀的酸味,反而很甘甜,入喉時還會有點鹹味,說不上好喝但是味道很特別,小姑和婆婆都是喝一口就敬謝不敏,不過ㄟ潤想要記住這個味道,就慢慢一口一口把它給喝光了,別看這小小一杯,裏頭都喝得道飽滿的米粒,喝完其實已經有飽足的感覺





芝麻黃豆粉麻糬,和台灣的客家麻糬很像,只是客家麻糬多是裹花生粉,不管是甘酒還是麻糬都附上醬菜,我們一開始覺得超怪,覺得味道很不搭! 後來才知道原來是日本人都習慣這樣,一口茶/ 一口麻糬轉換口味才不會膩

後來看到隔壁桌有人點了一碗像是粗冬粉的麵食,但我們沒有一個人塞的下了,只是點來嚐味道又很浪費,就作罷了.... 有誰知道那是甚麼嗎?















創作者介紹

Erinㄟ潤愛美愛生活

hotaunt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