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哇伊住院的第二天中午,我收到少爺同事的訊息,說少爺一早便無心工作,血檢報告出來後就失魂的抱著卡哇伊,然後哭了,不是默默流下男兒淚的那種哭,是像個孩子那樣心痛地哭。我急得立刻鎖上店門,衝去醫院

少爺看到我又止不住淚水,他認為卡哇伊好不了….

 

我想,胰臟炎好不了,那就吃藥打針,嚴重一點就一直打血漿吧,我們還撐得住,少爺自己是獸醫,又有個這麼厲害的團隊,還怕甚麼?! 少爺不過就是太愛卡哇伊了,才這樣小題大作的。我還想,平常都是我在哭哭啼啼的,他總是笑我太緊張了,這次他總算了解我的心情了吧

 

12月初我們去夏威夷之前把卡哇伊和BeBe帶回高雄婆婆家,我們度假他們也在高雄度假。在台北,我們去上班後他們百無聊賴,吃的是乏味的飼料,每天沒事做只得吃飽睡睡飽吃,體重直直攀升。婆婆在高雄天天煮鮮食給他們,還有源源不絕的水果蔬菜,吃的比我們都美味健康。他們在婆婆腳邊跟前跟後,50多坪的家就是他們的操場,玩的不亦樂乎,也瘦身有成,所以我們過完年才要帶他們一起上台北

 

1月初婆婆說卡哇伊前幾天吐了,我跟婆婆說卡哇伊有時候吃太快就會這樣,她的腸胃本來就比較弱,沒有吐得太頻繁應該不用太擔心。後來卡哇伊有點挑食,只把飯裡的肉挑出來吃,剩下的要婆婆哄著她吃,但還是會有剩飯,我跟婆婆說這小妞過太爽,竟然挑食起來,太過分了,不吃了就把碗收起來,別理她!

 

再過一個星期左右,婆婆說卡哇伊還是挑食,這兩天也懶懶的不太想動,少爺一知道他的愛女身子不爽,整個人就坐立難安,當天馬上飛奔高雄把她帶回來檢查。我聽到卡哇伊精神不好當然還是有點小擔心,但我以為就是腸胃的毛病,應該不嚴重,還嘲笑少爺不過就是愛女心切

 

卡哇伊是我們第一隻一起養的狗,她是少爺畜主撿到的流浪狗,帶去醫院檢查要給人認養,卡哇伊那無辜柔弱的模樣馬上就擄獲少爺芳心,立馬決定要收編。我們猜卡哇伊應該是因為體質差 (心臟、骨頭都不太好),才會這麼可愛卻被丟出來,在這些毛小鬼們最得少爺寵愛,即使後來有了BeBe和喜妹還是無法動搖卡哇伊的地位,我總是抗議少爺偏心,這次我更覺得他過度緊張,簡直就是偏心的極致表現

 

我安慰著少爺,心裡想原來他以前就是這麼看我的,明明沒事卻哭得好像天要塌下來了。既然他這麼脆弱,我就得要堅強一點,這次我要當他的支柱,就像他保護我一樣。

 

少爺說卡哇伊胰臟發炎有點嚴重,白血球很高,胰臟附近的淋巴有兩顆小小的腫塊,一開始他們還不確定那腫塊是甚麼 (那天有試著用針戳進去想要吸取細胞採樣,但是腫塊有點深,沒採到),不確定是胰臟炎引起的淋巴發炎,或是淋巴腫瘤引起的胰臟炎,不管是哪一種情形,首先要做的就是穩定胰臟發炎的狀況,要先住院幾天

 

家裡毛小鬼生病時少爺總是含糊帶過他們的病情,因為他不想我太過擔心,我承認自從林小屁走了之後小鬼們有一點點不適我就感到十分焦慮,但後來都證實是我反應過度,所以我就漸漸不再那麼緊張兮兮的,一切都會沒事的,我想。只是少爺太疼卡哇伊了,捨不得她難過

 

後來他們採到了那腫塊的樣,確定是腫瘤。少爺決定要開腹,但他們說開腹不一定是治療的方法,因為腫瘤不一定能切的乾淨,還要確認那是甚麼樣的癌細胞,才能知道之後要怎麼治療,順便把肚子發炎的地方清一清,讓卡哇伊舒服一點,希望能幫卡哇伊拖一點時間。少爺說為了要照顧好卡哇伊,這幾個月Bebe暫時就先留在高雄。少爺沒有明講,但從他看我的眼神,我知道卡哇伊只剩幾個月了那我就這幾個月好好照顧她,我想

 

由於大家都怕手術中若是要少爺進刀房少爺會崩潰,所以我請他們若是有甚麼事找我就好。開刀時我讓少爺補眠,我拿本書準備等卡哇伊出來 (雖然我根本看不下去..),大約30分鐘過後他們要我去刀房,說情況不太好他們詳細究竟說了甚麼其實我記不太清楚.. 從他們要我坐下後我就開始暈眩耳鳴,像從前焦慮症候群發作那樣,院長問我敢不敢進去刀房看,我馬上點頭,但是我的腦袋運作得很緩慢,院長跟我解釋的時候我耳朵一直嗡嗡叫,我好像問了一個很蠢的問題,而我不記得答案是甚麼我看著卡哇伊的器官,沒有驚恐的感覺,不過我不知道她是誰我知道院長在講話,但我無法消化他說的內容

 

我逼自己集中精神,只知道院長的意思是卡哇伊其實是胰臟腫瘤,腫瘤已經蔓延整個腹腔連血管都是,不管怎麼樣都切不乾淨,而且切與不切卡哇伊都只剩半條命,而且腫瘤長得又快又急,他可能只剩1.2個星期,而且是非常痛苦的1.2個星期他們建議直接送她走會是比較好的做法,最好不要再拖了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我暈的靈魂好像離開了身體,盯著院長看卻沒有辦法做任何反應,他們只好請我去旁邊坐下,然後向少爺說明卡哇依的病情,請他做決定。我真是太高估我自己了,我怎麼會以為我能冷靜的面對這種情形? 怎麼能自以為是地跟他們說找我就好?! 我怎麼會以為我不會崩潰大哭?! 

 

少爺痛哭失聲,但還是堅強的決定先讓卡哇伊醒來,再好好的抱抱她親親她,跟她好好說再見,我們再讓她離開,希望她能記得我們溫暖的懷抱,而不是冰冷的手術台。我抱著少爺,這時刻,只有眼淚的回音….

 

他們說狗狗胰臟腫瘤很罕見,他們執業這麼多年來自己都沒見過幾個,這種腫瘤是高度惡性的腫瘤,症狀不明顯很難診斷出來,發現的時候通常都已經是晚期,根治的機率非常低也會經常復發,依照卡哇伊開始吐的時間推算,也不過才2.3.個星期的時間好在她的腫瘤長的猛烈而且初期腸胃沒被侵襲的太嚴重,不然吐拉會很頻繁、食慾也會更差。如果再加上化療,只會增加她的痛苦。卡哇伊住院前兩天食慾還算可以,直到開刀前一天晚上才難過的一點食慾也沒有連雞肉都不肯吃需要灌食

 

或許對卡哇伊而言,很快的結束這個疾病是最好的方式….. 再多的不捨也捨不得再讓她受苦,還是去當個快樂的小天使吧~她這個古靈精怪的小傢伙故意用這個方法要我們好好記得她,這是她爭寵的終極手法…. 妳不用這個心機我們還是一定會記得妳的啊! 小呆瓜~~~

不過,我要放手讓你去當個無憂無慮的小天使了,我很自責沒有請阿嬤早點帶你上來,還誤會你是耍性子挑食,請你不要怪媽咪... 我最卡哇伊的小天使,你也別牽掛著把拔馬麻,只要帶著我們對你的愛去天堂,記得下輩子再找個愛妳的好人家,不要再咬壞他們家的東西,不要再亂咬人家眼睛,不要再吃醋欺負別的毛小孩了。還有,別那麼害羞怕生了,有很多人搶著愛你的,知道嗎?  

把拔馬麻永遠愛你

創作者介紹

Erinㄟ潤愛美愛生活

hotaunt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張小雁
  •  這則留言是悄悄話。
  • 格主
  •  這則留言是悄悄話。
  • 
            eva
            
            email給eva
  • 看到這篇文章,我也流下了眼淚,但是是感恩的眼淚  當初帶小米去恩孺找黃醫師求救是因為發現中途狗狗小米有著和中途狗狗長壽一樣的問題,疑似紅斑性狼瘡那時陸續有這樣的狗狗被遺棄,中途的使命就是幫他們僅有的時間找到適合的家人,很感恩宋醫師願意接受這樣的她,小米也就是卡哇伊應該是那些狗狗中活的最長的,她非常幸福,有愛她的爸爸媽媽陪她走過這段狗生,致上最深的感謝  謝謝您們  祝福您們
    平安幸福 馬年行大運
    eva 敬上
     
  • 格主
  • Dear Eva,
    我都忘了卡哇伊曾經是小米了!
    宋醫師那時候有說卡哇伊疑似有紅斑性狼傖,但不明顯
    這幾年來也都沒事,只有過一次不明原因過敏,她的頭整個腫起來,宋醫師還陪她住院
    我們知道她體質弱,卻怎麼也沒想到她是第一個離開我們的……
    謝謝你帶給我們這個緣份,希望你們中途的寶貝們也都能找到愛他們的家人
    Erin
  • 
                張小雁
  •  這則留言是悄悄話。
  • 格主
  •  這則留言是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